加載中…
個人資料
蔣豐
蔣豐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158,916,164
  • 關注人氣:318,283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小:

圣火引領日本突破疫情重鑄希望

(2021-05-06 13:36:24)

國家足球訓練中心J-VILLAGE,位于福島縣楢葉町和廣野町。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后,這里肩負起反應堆報廢作業基地的使命。

2021年3月25日,全世界的目光聚集于此,意喻“Hope Lights Our Way/希望照亮前路”理念的東京2020奧運會圣火,從J-VILLAGE出發,持續為震后復興而努力的人們帶去慰藉,為頑強抗疫的世界各國人民帶去打破黑暗的希望。

圣火引領日本突破疫情重鑄希望

我有幸應日本國家旅游局JNTO“媒體之旅”的邀請,前往福島縣的J-VILLAGE參加東京2020奧運圣火接力啟動儀式。啟動儀式在上午9點鐘正式開始,而事實上,早在當天凌晨5點,我就已經起身,在接受了包括警犬在內的細致全面的安全檢查之后,進行體溫測量。而這次采訪活動的準備工作的真正啟動,早在一個星期前就開始了——受邀參加的來賓自3月18日起,不得參加任何形式的聚餐,同時,必須每日測量并記錄體溫,一旦有任何不適,將立即取消行程。

受疫情影響,一波數折,圣火接力總啟動儀式在延期一年之后,終于再度啟程。在圣火接力正式啟動之前,日本各大媒體用大量篇幅報道《疫情應對措施手冊》,向民眾普及安全、成功舉辦奧運會的科學知識。原計劃邀請3000名嘉賓和觀眾觀摩的啟動儀式,以及圣火接力的第一站,調整為不對普通觀眾開放。東京奧組委主席橋本圣子、日本奧運大臣丸川珠代、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和福島縣知事內堀雅雄用簡潔有力的發言為啟動儀式打氣;為火炬手鼓勁的民眾表演縮減了人數和規模;日本花木振興協會以311大地震受災地出產的鮮花為創作源泉,用花藝造型展示日本花道的魅力與意境……隨著圣火火炬的引燃,東京2020奧運會正式拉開序幕。

圣火引領日本突破疫情重鑄希望

在當天發行的地方報紙《福島民報》上,有這樣一句話,深深打動了我:“圣火啟動儀式,不僅僅是一個開始,更是東京2020奧運會的試金石。” 這場收縮之中透出頑強生機的圣火接力啟動儀式,以及其后的這場最終以“無海外觀眾”的形式頑強推進的奧運盛會,創下了許多個第一。這是一次與眾不同的啟動儀式,這是被記入人類文明史的新坐標,這是人類又一次面對自然的挑戰,并勇敢跨越的壯美組曲。這也是奧運會第一次在同一個亞洲國家舉辦兩次,這是亞洲的榮譽,這是亞洲的勝利。

結束了奧運圣火接力啟動儀式的采訪,主辦方邀請我前往平泉和江刺參觀。這兩所小城曾在藤原清衡時代,先后做過陸奧國的政治中心,保留下的文化遺存穿越千年歷史時空,綻放動人光彩。這些,是日本東北人民的驕傲,這些,已成為世界文化遺產,成為人類文明共同的財富。

圣火引領日本突破疫情重鑄希望

第一站,是擁有金色堂的平泉中尊寺。歷史上的平泉,是僅次于京都的第二大城市,物阜民豐、伽藍林立。意大利那位著名的旅行家馬可波羅在他的游記里說,“在中國更東方的海島(指日本),有一座黃金建造的宮殿。”2011年,這個海島之上的“黃金宮殿”,包括中尊寺、毛越寺在內的5處遺存被認定為世界文化遺產。

沿月見坂參道一路攀升,兩側三百多年樹齡的古杉蒼郁肅蕭,為這朝古探幽之旅突增感懷之情,剎那間,就懂了日本江戶時代俳句大師松尾芭蕉當時的心情——“五月的雨滴,落在金色堂之上,斷壁殘垣間”。

1105年,藤原清衡修建中尊寺,歷經19年時間才得以完工。“三間四面檜皮葺堂一宇,左右廊二十二間”,記錄著經由藤原清衡擴建后的中尊寺何等恢弘壯觀。中尊寺內,藤原三代留下的建筑都已毀于十四世紀的戰亂,幸運的是,金色堂及3000多件國寶或堪比國寶的文物得以幸免。

金色堂的特殊之處,在于三座須彌座。這三尊須彌座鏨飾繁復、用料考究、工藝精湛,美輪美奐。藤原清衡從京都請來的能工巧匠,用中國唐朝傳來的螺鈿技法,把南海采用的夜光螺,西域盛產的青金石,南洋的象牙和香木融匯一體,營造出阿彌陀經中所描繪的極樂凈土——金色堂的須彌座。為了實現這樣的心愿,世間美物珍品,無所不用其極。在這里,黃金真的成了“糞土”!

須彌座之上,是佛陀引領的梵天凈土。三尊須彌座的規制近乎完全一致,主佛為阿彌陀佛,左右分別是勢至、觀音兩位肋侍菩薩和增廣、持國兩位天王。不同的是,金色堂的阿彌陀佛身邊共圍攏了六位地藏菩薩(日本雖常見“六地藏”,但那是一列橫向排開的六位地藏菩薩,并不以伴侍佛祖身邊的形式出現)。“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菩薩,將拯救六道輪回中的眾生于苦難之中。

父親藤原清衡,這一片基業的開創者,修筑了中尊寺金色堂,祈禱國泰民安、盛世承平。兒子藤原基衡在位三十年,他與父親一樣,最大的興趣,也是修筑佛寺。他選中公元九世紀興建的一處伽藍,大興土木,修筑庭園,營造梵境圣土,世稱“毛越寺庭園”。

圣火引領日本突破疫情重鑄希望

毛越寺庭園建立之初,試圖比肩平等院。集藤原基衡和兒子藤原秀衡之力,毛越寺成為擁有40多座廟宇堂塔,500多間僧房的巨大佛教建筑群。而《吾妻鏡》用“吾朝無雙”來評價建成后的毛越寺及附近的建筑群,足證其氣勢和規模或許早已超越平等院。

漸漸深入池水之中的州浜,拉出平緩而悠長的線條,這是毛越寺凈土庭園所營造的極樂世界。及至真正身處其間,靜立于平緩漫闊的堤岸邊,堤岸勾畫出舒緩輕慢的弧線,仿若梵境仙曲,悅目賞心,怡情遣趣。

每年節慶祭禮上表演的毛越寺延年之舞,傳承千年,如今已是日本的重要文化遺產之一。延年之舞,最早是在寺院法事結束之后,由下級僧侶或兒童表演給貴族觀看的一種藝術形式,兼有向神祗祈禱的意義。目前,在日本依然保留有44臺延年之舞的劇本。

遣水,一條淺淺的溪流自山坡之上緩緩流下,九曲盤桓,注入大泉之池。“遣水”遺構,是1982年考古工作的大發現。據史料記載,平安時代的日本,建有多處“遣水”,然而,目前在日本發現的,僅有毛越寺一處。如今,每年五月的第四個星期日,毛越寺都會在“遣水”處舉辦“曲水之宴”。大家穿上平安時代的服飾,飲酒對詩,效仿蘭亭雅集、行曲水流觴之樂,千年風雅,余韻悠遠。

不遠處,位于山坡之上的高館義經堂,是可以眺望北白川和平泉盆地的佳境,也是傳說中“高館合戰”的發生地,拼力護主的弁慶就是在這里,雖身中數箭,猶如刺猬,依然不倒,最終力竭而亡。“俳圣”松尾芭蕉留下一部名為《奧州小道》的紀行文學,記錄了他穿行于日本東北時所遇、所思、所感。其中有一首名句,是他憑吊毛越寺附近高館義經堂遺址后寫下的:夏草今蔥蘢,金戈鐵馬跡無蹤,盛衰如夢中。這首俳句,化用的是松尾芭蕉最推崇的中國詩人杜甫的名句,“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當無量光院的大佛與背后的金雞山,以及徐徐落下的夕陽連成一線時,平泉,這個身處群山丘陵之中的臨水小城,就真的成了佛光普照的梵天圣境。

平泉,這片土地曾有過勝似國都的輝煌,也有過戰火紛飛的殘破,經歷了大地震的重創,也在震后頑強復興。讓這小城光耀千年的,若說是神力,恐怕,更應該說是文化的魅力吧。

在江刺鄉土文化館,看到在當地流傳千百年的古老紡織術。在生產力依舊低下的那些年,資源匱乏,人們敝帚自珍,將舊衣物破碎成纖維組織,重新搓揉粘合,織就布匹。看著志愿者展示的用舊衣破衫編織而成的粗布織物,那些看起來毫無價值的粗糙的元素,被人們賦予重生,如鳳凰涅槃般綻放光彩。讓我想起這次奧運圣火的火炬所使用的材料,一部分來自東日本大地震后災民們臨時居住的避難所。設計者用這樣獨特的方式,紀念從廢墟之中艱難跋涉、頑強復興的腳步。

在江刺地區,保留著濃郁中國風格的木雕如意輪觀音坐像,和當地出土的從中國傳來的白瓷四耳壺,記錄著日中兩國文化源遠流長的交流與融合。東京承辦夏季奧運會,北京接棒冬季奧運會,同在疫情之下,兩國政府和人們互通有無、互相支持,將“公平競爭、互相理解、友誼團結”的奧運精神傳遞。

1964年,東京曾經成功舉辦過第18屆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乘著奧運的東風,日本經濟啟動了高速發展的總開關。日本政府和人民同樣期望,2020年的這一場奧運,能夠再次啟動加速發展的總開關,為日本的經濟復蘇,為311大地震受災的地區和人民,帶去希望和動力。

乘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在疫情持續蔓延的情況下,東京2020奧運會突破重重困難,再次啟動。我們有理由相信,圣火的光芒,將引領著堅守防疫攻堅戰的人們,突破疫情的迷霧下,沿著希望之路,走向下一個輝煌。

0

閱讀 評論 收藏 禁止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好男人资源视频-好男人资源-有人有片资源吗免费的